笔趣阁 > 绝色毒医王妃 > 第四千二百九十二章 母女连心

第四千二百九十二章 母女连心

笔趣阁 www.bbiquge.io,最快更新绝色毒医王妃 !

    关系好一点的,总是用一副担心的口吻,说她以后要是没有个嫡亲的兄弟照应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毕竟庶出的弟弟再好,可毕竟两个人不是从一个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,对方肯定不会对她太上心。

    而她作为一个出嫁女,若是没有父兄撑腰,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会充满坎坷。

    关系不好的则是明里暗里地嘲笑她,就算是再受宠又能如何?一个丫头片子而已,最终夏家的家业还不是要交到男丁的手上?

    后来,随着她越长越大,可父亲的后院里却始终没有男丁诞生。

    所以从前的那些难听的话,又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阿谀奉承。

    什么她小的时候就跟某个堂兄弟的关系不错,如果她父亲能够把这个堂兄弟过继到自己名下的话,两个人的关系也会更加融洽。

    以后等到她出嫁了,她的堂兄弟也可以为她撑腰什么的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那些夏家的堂兄弟大概是觉得真的拿捏住了她,于是开始对她颐指气使,甚至想要染指她的婚事,给自己增加筹码。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,甚至她还为此跟那些堂兄弟们吵过,打过几次,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只因为他们是男丁,而自己只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母亲从小就教养自己,让自己学了一些拳脚功夫,恐怕现在她早就已经被夏家人吞吃得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夏无夭也不知自己心中的悲痛为何如此深沉。

    是因为她这个性别带来的原罪,还是说她觉得是自己造成了母亲一切的不幸呢?“无夭,做错事的人从始至终都不是你。我感觉得出来,其实叶姨对于你的出生一直很期待,你是在她期盼之中来到这个人世上的,所以除了你的母亲之外,没有

    任何人能够说你的出生是一场错。”

    林梦雅心思剔透,一看就知道夏无夭现在肯定陷入了牛角尖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能够一语道中对方心里所想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在这样重男轻女的家庭里,其实作为唯一的女孩子,夏无夭肯定会承担更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有很多人都会把所谓的错误归结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说如果她不是一个女孩的话,可能家里就会更加和谐;如果她不是一个女孩就可以继承家业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这跟她的性别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女孩子又怎么了呢?女孩子就不可以继承家业了吗?

    这些不能强加在夏无夭身上,成了她需要背负的错。

    何况以夏家目前的情况而言,就算她真的是个男孩,肯定也会在背后成为别人的靶子。

    他们的贪心是没有止境的,夏家的一切不管落在谁的手里,那些没有争到的人都不会满意,所以说真正的错误在于人心的贪欲。

    叶凌芳也有些意外地看着林梦雅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家长的通病,就是他们明明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来爱护自己的儿女,但他们却不舍得把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说出口。

    实际上孩子们心中就需要这样的一句肯定。

    如果父母能够及时地给予他们肯定跟鼓励的话,那父母的爱意就会化作盔甲跟武器,成为他们乘风破浪,一往无前的勇气!

    林梦雅轻轻地把这姑娘往她母亲的身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,不管我们要做什么,你现在需要跟叶姨好好谈一谈,放心吧,我们就在外面守着。”

    她对着吴妈妈笑了笑。

    后者立刻点了点头,殷切地走出去,转回身关上了门,把禅房里面安静的空间留给了这对母女。吴妈妈喜笑颜开,对着林梦雅就感谢地说道:“霍姑娘!想不到你居然如此能干!你说从前我怎么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法子?只要是她们能说开的话,那小姐以后就

    不会再伤心了,夫人也不必再担忧。”

    林梦雅却笑着对吴妈妈说道:“哪里是妈妈想不到,只是关心则乱了。而且这么多年来您就跟在叶姨跟无夭的身边,肯定是比我这个外人更关心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我能想到是因为我旁观者清,如果我身在此局之中,肯定也会跟您一样,只急着想要让这对母女恢复关系,却忘了还有其他的方法。”吴妈妈笑着点头,“是是是!还是您会说话。唉!其实当初小姐还在夫人肚子里的时候,夫人就已经知道这是个女娃子了,但夫人却没有嫌弃,而是一心期盼着小

    姐的降生。”

    大约是因为林梦雅此举赢得了吴妈妈的赞赏,所以她的话也多了一些,说起从前的事情,脸上不免带了几分怀念。

    “我比夫人大了两岁,所以从小就伺候在夫人身边,我知道。她是个厉害能干的,奈何......”

    “但是后来夫人嫁到夏家之后,我以为她能活得更好一些,谁知道夏家的那些黑心肝的东西忒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明明知道我家夫人身体不好,却还是催着我家夫人赶紧生个男孩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好不容易怀上之后,他们立刻就请了医师过来。诊断出是个女娃之后,那些夏家人居然想要让夫人把小姐给堕了去!”

    “夫人哪里舍得!最后她是求了叶家的老爷跟夫人,派了许多人过来,这才平平安安的把小姐生下来,这些年来我家夫人受的罪,只有我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这些事,吴妈妈的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作为一个忠仆,自是把主子的所有事情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主子高兴他就高兴,主子难过她也跟着难过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一切都要苦尽甘来的时候,小姐竟阴错阳差地,跟夫人有了隔阂。

    林梦雅听到吴妈妈的讲述,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,但却把这些事情都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信息,以后没准能用得上,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吴妈妈,虽然我跟无夭姑娘结识得很晚,但我觉得她心里还是很孝顺叶姨的。可为什么你们总觉得无夭跟叶姨的关系有问题呢?”

    林梦雅是一个心思很敏锐的人,从最开始的时候,她就看得出来无夭对叶姨虽然称不上是十分亲昵,但是两个人的母女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从吴妈妈的口中,叶姨的表现来看,她们都觉得无夭跟自己的母亲关系并不算太好,这就十分奇怪了。

    吴妈妈愣了愣,随后她才说道:“这个并不是谁说的,而是我跟夫人无意之中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问你们听到了什么?可是无夭姑娘亲口承认她跟叶姨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吗?”

    听到了林梦雅的问话,吴妈妈也细细地回想,随后她面色有些苍白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!”

    林梦雅不知道她话中含义,而吴妈妈很快就解释道:“小姐小的时候开始,我就给她的院子里安排了几个比较能干的侍女。”“我自以为拿捏住了对方的身契,她们也会跟我一样,对小姐忠心不二。所以对于她们的话,我还是比较信任的,大约是在三年前,其中的一个丫头过来跟我说,

    小姐最近心情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那一阵子正赶上夏家出了点事儿,夫人也因为后宅的事情忙碌不过来,可能就有些忽视了小姐。

    吴妈妈跟叶姨都以为是那次的忽视,才让夏无夭要对她们心有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一个母亲而言,她没办法去问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拉不拉下面子的事,而是作为母女,她们也需要互相有余地,所以这个时候身边的人就成了传递信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。

    所以说她们之间的信息沟通如何,就要看身边人传送过来的消息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这是这些大家族的通病,有一些家族规矩比较严的,就算是亲生的子女出生之后也会被抱到别处去教养。

    就像是皇室里的那种规矩,虽然不近人情,但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杜绝外家对子女的影响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原本在夏家并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时候夏夫人觉得女儿长大了,可能自己贸然地去问,会引起女儿的反感,反而对于两个人的母女感情更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让吴妈妈去问跟在女儿身边的侍女。

    但却没想到,正是这样的举动,让母女两个人本来深厚融洽的感情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而她们直到现在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,足以见得当初这个侍女传过来的话,肯定是用心编造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珍惜彼此。

    所以觉得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,现在提起来反而伤人心,以至于这个秘密就这样被隐藏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梦雅挑了挑眉,只觉得夏家这趟浑水实在是太深了,别说是夏无夭母女了,就连她也觉得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并不怕这种风险,挑战总是与机遇并存的,她能够啃下夏家的话,就可以在海港城彻底立足。

    有的选总比没的选强得多。

    虽然她可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,但做任何事情哪有不付出代价的呢?

    “这个小蹄子!等我回去的时候一定会把这丫头发卖出去!”吴妈妈气得捶胸顿足。